荼生°

| 这里荼生-



故事有千万种,只愿被你一人懂。

在荒芜的假象来临之前,请将这个美好残酷的梦维持下去。

荒冢

四月的最后一天
请让我维持这一月一更的速度吧ヾ(≧∪≦*)ノ〃



【命运】



——活着的人啊,都死了。远方血影残阳,丧钟齐鸣。这就是末日的黄昏。

“那我呢?我算什么?”

——这才是你的【命运】。好好地活下去,等待着那天诸神的回归。

“这就是力挽狂澜?我们都会死。”

——那就再更有意义一点吧。






“啊……”

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东方爱才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响起。

她浑身浴血,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整个人肮脏不堪,唯有那双眸子依旧闪烁着光彩。

“Lo……”她努力想让自己发出那个人的名字,可是……她好像有些记不清了。

是谁?

东方爱瞳眸渐渐聚焦,她看清了向自己走来的那个人。
看到那人,东方爱浑身失了力气,瘫倒在地上。只要看见他,就会很安心一般。

那人快步走来,轻轻替她擦拭着身上的血污,“喂……你是我好不容易才救回来的……可别死了啊。”

东方爱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让我做的,我都答应你。
——你是我的火,我的光啊。

少年突然给怀中的女孩一个正式的贴面礼,“好好活下去。”

东方爱不解地看着他。

“找到弗雷,逃得……越远越好!”少年一把将她狠狠推开,东方爱重重地撞上身后的墙壁,她不禁闷哼一声。

“喂——!!!”
她的眸子里清楚的倒映出——
少年被熊熊火光吞噬的场景。




东方爱猛地惊醒过来,她有些懊悔自己竟梦到了自己心中的梦魇。这不是什么好现象,如果是那个组织的话,说不定……又是什么致命的……

那个人好像说过,让自己去找弗雷……但是,弗雷是谁?脑子里完全没有印象啊。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发现大脑中的记忆越来越少,甚至渐渐转化为空白,就像……有一个无底的黑洞正慢慢吞噬着脑中的一切。


她什么也回想不起来,只能根据自身的本能去辨别方向,去判定人心。途中还遇到一个奇怪的组织——





【S.K.】

它发来一个邀请函,正规矩地摆在木制桌子上,东方爱已经将它拆开,只不过……纸张上用着较为工整的字体印着两个字——“夜宴”。

于是东方爱开始了无止境的逃亡。但这样逃下去并没有什么益处,反倒像是……瓮中捉鳖。

【S.K.】早已算计好了一切,只等着她进入这场游戏。

东方爱沉思着,眸中闪过一丝流光。

瞎写一通ヽ( ̄ω ̄( ̄ω ̄〃)ゝ

字丑不要介意╮( •́ω•̀ )╭

荒冢 · Ⅰ

久违的更新。

谢谢大家观赏【真的是受宠若惊Σ(゚∀゚ノ)ノ】

依旧是日常瞎写hhh


【蛇】



看到了么,一步一步的深渊,遥不可及的希望。
——题记



【东方爱视角——】


这样无休无止地追逐已经持续了几天。

很奇怪,刚开始的时候,我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我是谁?
我在哪?
真是可笑。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探讨这个,我不耐烦地蹙起眉,放下手中的食物,转而踏上路程。

仿佛有无形的时钟在滴答滴答走着,它在催促着我,时间不多了啊。

好气哦,我知道有人在监视我,可我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

这令我有些毛骨悚然,像什么?
蛇?

将毒液注射进猎物体内,再将猎物放走,慢慢享受这一场猫与濒死的老鼠的游戏?

如果是这样,就太有趣了。

我勾了勾唇,漾出一抹冷笑。

“有人在等我,不管你是谁,来吧。”

让我看看——
究竟鹿死谁手!





坐在暗处的女人冷笑着看向屏幕上的东方爱。

但是,东方爱却忽然转过头,紫色的瞳眸对上了女人毫无波动的深色眸子,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继而,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

身旁的人不敢看向女人,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将她惹怒了,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这样的前车之鉴,还不多么?

“呵。”她垂下眼羽,“过来,我需要你去准备一个事情。”

他蹑手蹑脚地凑近,低下头颅。

“找不着家的孩子们总有一天会回来,知道么,那是我们需要做的——

为他们举办一场隆重的夜宴。”

他毕恭毕敬,“谨遵您愿。”便起身退下。

【杀局已经开始,一切再无退路。踏进这个世界,猫和老鼠的游戏已经开始······】

女人忽然笑得歇斯底里。
眼角忽然溢出一滴晶莹的泪。

”为了这天,我已经等得太久了!“

晚安,霍金先生。

祝您做个好梦。

荒冢

最近突然想开坑
存稿发完更新就会很慢了
cp为洛爱(大概还有其他) 慢热
-------------

荒冢 · Ⅰ

【重启】

  
    一切的一切,都仿佛静止在此刻。

……整个世界像沉入水中一样寂静无声。
不,它不是寂静,而是不能再说话。
——“因为活着的人啊,都死了。”
——“这就是末日的黄昏。”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这一刻静止。
再也听不到悲伤,同时也听不到喜悦。
漫天的夜辰在此刻注视着,仿佛……
仿佛在见证一个美丽的童话。




【十字】

[中国上海————AM.7:30 10月17日]
Ai  • 东方爱:
我已经不止一次从梦魇中惊醒过来。
扑面而来的火光似要将我吞噬,在火光中,依稀可见那几个模糊的影子,似曾相识。
他们离我越来越远,在脑海中的迹象越来越淡。

“虽然我不记得他们,但我肯定,我一定认识他们。”
一页页泛黄的纸随风翻动,露出原主人娟秀的字迹。


[中国上海————AM.7:45 10月21日。]
Ai  • 东方爱:
我陷入了一个死循环的迷局。
无论我如何逃离,总有一种视线,会穿透一切,紧紧注视着我。我很讨厌这样的感觉。
但我找不到那个人,监视我的人。

“有可能……是我自己出了问题?”
说不定有窃听器什么的,于是我开始认真地翻找口袋,想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美国纽约————AM8:00 10月26日]
Thor • 托尔:
感觉自己深处于静海之中,周围一片寂静,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自己。
脑海中突然有什么涌现出来,我想起了什么。
“我要赶快离开。”这是我唯一的信念。

我清楚地看见黑暗向我们袭来,要将我们笼罩于中。
逃!
一片骇然的血红。




[日本东京————AM.8:20 10月31日]
イザナミ • 伊邪娜美:
又到了日本东京樱花泛滥的季节。微光跳动在成荫的树叶上,激起一圈圈涟漪。
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一派祥和。
但我知道,这美好并不属于我。

“因为有人在等着我——回家。”
想到这里,我加快了脚步,眸子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曾经

当做新年贺文

很早以前的一篇

祝新年快乐

男主的话可带入洛基或弗雷,没有明确男主

————————————


曾经



          “能遇见你,我此生足矣。”


又是新的一年。
又是新的一晚。

一切与上一年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东方爱一直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悄悄逝去。

当钟表指针指向12点时,东方爱早已忍不住困意,沉沉睡去。

她蜷缩在沙发上,身上仅盖着一条单薄的毯子,孤独的模样像一只安静的小兽。

客厅里电视屏幕依然闪烁着,许是电视声音吵着她了吧,她缩了缩身体,重新翻了个身。


( 时间倒回1小时前 )

东方爱静静地窝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电视中正在播放的电影。

她觉得这场电影实在没什么看头,剧情也太老套,主要讲的就是:

男主曾不止一次的在梦中见到一个女孩,就在他们要相拥时,女孩却不幸出了车祸。

最后男主角摆脱了这个梦境,但悲哀地发现,他最爱的人已经出了车祸死去,自己也因为这件事昏迷不醒。

男主并没有因此而悲伤,而是坚强的活着,直到自己死去。

东方爱撇撇嘴,搓了搓冻得通凉的手,重新回房间拿出一条毯子。好吧,也许又要感冒了。她边走边默默地想。

——没有人再帮她拿毯子。
没有人再去催她睡觉。
没有人再管着她不让她吃冰淇淋。
再也没有了……

一滴晶莹的泪砸在东方爱的脚边。她怔住许久,他是谁?



她突然想念自己的好友杜尔迦了,她现在正在和伊邪那美在一起吧?

等等,伊邪那美又是谁?

电影已经播放到结尾,主人公平淡无奇的声音是最后一个片段,但那柔和的声线并不能给东方爱带去一丝安慰,她的手紧紧抓着毯子,指尖因用力过度越发苍白。

东方爱的脑海中一直回响并烙印着一个人,那个人如从天而降的火焰,把她灼伤,又带给她光明和温暖。

电影最后的画面在这一秒定格,男主角合上双眸,嘴角仍带着幸福的微笑。
他死了。

东方爱然想起影片中男主角的一段独白:“有人说我是孤独的,因为我失去了我的挚爱,但我并不这么觉得,我有过她对我的爱,这就足够了。”

“只是我还在感叹,一切都还是结束的太快,以至于我,还无法来得及悲伤。”

东方爱将自己埋在怀中,肩膀微微抖动着。
她在哭。她终于想起自己丢掉的那个人是谁,再也找不回来了。

丢失的一切已经随风飘散,徒留刻骨铭心的爱,已化为怀念。
我想你了。

一阵痛哭过后,东方爱终于睡着了。

她忘了那时彼此倾慕的爱恋,忘了将对方拽下深渊时的痛苦,忘了那人眸子中溢满的温柔,忘了那人时常挂在嘴边令人移不开视线的微笑。
可庆幸的是,她还记得他的名字。


也许你不会再出现在我的生命了,但我依然心满意足。有你的爱,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最美好的。

——“一个爱的故事,不说有没有美好的结局,但能遇见你,我此生足以。”
——“你永恒存在着。”


人面鱼纹 02

承接上篇,依旧是日常瞎写

可能有cp,有原创人物

提前预警:哀和爱娘关系不大

她们除了长得像以外没有什么共同点

爱娘大概很快就要出场了

————————————

人面鱼纹


“爱与哀。”

“吃饭。”

白衣少年把饭菜从厨房端到饭桌上。

只见少女双手托着腮,双眼无神,静静地发呆。

白衣少年无奈,“爱,吃饭。”

“哦。”少女渐渐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机械般地拿起碗筷。

“你今天……是不是又去海边了?”

这是一座水上木屋,木屋不大不小,里面摆设很简单,家具几乎全是白色,一种淡淡的忧伤的气氛蔓延出来。

少女也不隐瞒,“嗯。”

“话说……你的名字?”

“我啊……”少年认真的想了想,“你叫我时雨吧。”

少女沉默许久,“那我呢?”

——“我明明不是她。”
——“我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


“你在说什么啊?”时雨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接着说到,“你难道不是爱吗?”

少女摇了摇头,自顾自地道:“我从不是爱。”

——“我是哀。”
——代表着哀伤,代表着会给旁人带来伤害。

时雨僵住了,“我知道……”

半晌,他低下了头,“随便你。”

哀垂下了头。

她有些后悔,自己不应该说的,她让少年伤心了。

——爱与哀。
——有爱就会有哀伤,有哀伤就会有爱。

周而复始,会如同荆棘一般,刺伤自己,也会刺伤他人。

这种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哀最近老是跟着时雨出海。

以前她总是在海边静静的发呆或眼巴巴地望着时雨回来。

因为她不会做饭,再加上时雨每次回来很晚,她饿。

——“我饿了。”哀面无表情地盯着时雨,深紫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流光。

——时雨无奈地扶额,捏了捏哀面无表情的脸,“等着。”

哀有些怔住,记忆中仿佛也有谁这么说过……
——“等着。”

“话说你为什么总是面无表情呢……”

哀千年的冰山脸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她无声地笑了笑。




人面鱼纹 <01>

日常瞎写
大概有cp,ooc有
更新短小,慎入
我爱爱娘

——————————



人面鱼纹


“我深藏于深海中的信仰。”

她静静的站在大海面前。

泛蓝的海水轻轻的冲刷着她的脚趾。

碧蓝的天空与湛蓝的海水相互交融着,缱绻着,一直绵延到远方。


她有着一头紫色的长发,宛如水晶的紫眸子充斥着一种与年龄不符的忧愁。

她轻轻闭上了眼,感受着海风的吹袭。

也只有在海边,她才能找到一丝家的感觉。

——“我们生于大海,死后也将回归大海。”
——“这是我们的宿命,无可拒绝。”

每次想到这里,她的心中总是空空的,她不记得他是谁……

仿佛能听到他的笑声,却怎么也想不起他的容貌……

她甩甩头,抛弃了这些无聊的想法。

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就算是这些,也只是记忆的一个零星的片段。

“还是好好珍惜眼前的生活吧。”



我叫爱。

但我知道,我不叫这个名字。

这是把我救上岸的那个少年所取的名字。

——“从今往后,你就叫爱吧。”

他的眼神中有一种我看不懂的落寞。

我不是爱,从来不是。

我见过爱的照片,她与我长得非常相像,只不过我的瞳眸颜色较深,并且她有着一头爽朗的短发,眼角有着一颗小小的爱心。

而我呢?

眼角是一枚水滴的印记,它代表着大海。

我只是一个替身。

从很久以前,我就丢了我的信仰。

我知道,它被深深的埋藏在深海之中。




感谢你们聚集于此汇成奇迹。